歡迎光臨自貢文學網!
當前位置:首頁 - 文學評論
云朵上的“詩領地” ——李自國10+N部詩集的置頂優勢
作者: 蔣 涌 丨 2019-4-25 9:43:22 丨  閱讀(277) 丨 收藏
     在當代中國詩人中,李自國個性特征極其鮮明,他是那類“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”從十八到八十都保持激情澎拜、詩興如潮的書寫者,自足踏詩道,便幾十年如一日的孜孜不倦地尋覓詩題,編織詩思,急切地向友人、陌人傾訴不止!段业氖澜缬羞^你》是李自國奉獻給讀者的第十三部專集,它不僅是詩人擁有著作權的一摞詩集置頂的那一部,也是他詩技走向圓熟的文本品質相對較高的那一部。對于李自國,他在《星星》詩刊的兩個“頂頭上司”,曾有過真切而中肯的評價。中國《詩刊》原主編葉延濱:“李自國是中國詩壇上一位有靈性有探索精神的詩人”,并肯定他:“在一個個詩潮涌動退卻之后,特立獨行的詩人李自國,筆下詩歌愈加顯示出來自生命本源的力量”;《星星》詩刊主編龔學敏:“現在,能夠在詩意世界里行走一生的人不多了,能夠像詩刊編輯家李自國這樣把世界守望成詩歌的人更是不多了。于是,李自國把世界走成一首詩的同時,把自己也走成了一首詩”。

    常新常青的創作風格
 
    李自國現為《星星》詩刊常務副主編,他參與苦心經營的落址成都的《星星》和北京的《詩刊》與臺北的《創世紀》,均是馳譽全球華語詩壇的舉足輕重的“三大名刊”,況且李自國已是在《星星》詩刊供職三十載春秋的宿將,可以說,他一直處于中國詩壇的前沿,對世界詩歌潮流走向、各種流派的勃興與式微,他都了然在目,心知肚明。他的十三部個人專著,除去《西村詩話》,都是詩歌專集,閱讀他的詩集如同閱讀他的詩藝探索史,幾乎全球所有流派的代表人物的創作動向他都追蹤過、關注過、賞析過、借鑒過,逐漸“師夷所長,自成一家”。他早年的有一部詩集取名《告訴世界》,這一部詩集取名《我的世界有過你》,他實則和海子一樣,絕不是僅僅滿足于“關心糧食和蔬菜”的人,更在乎“喂馬,劈柴,周游世界”。而他的世界出現過的“你”,不單是親人、愛人、友人和鄉人,更多的是彼此間的心靈撞擊出一朵朵火花的詩人。
    與李自國的這部詩集同名的詩作《我的世界有過你》,堪稱是李自國“遠游歸來”的一個收獲,但它的價值不單屬于作者,也屬于四川詩壇,它給人“一曲難忘”的深刻印象,不乏直抵心室的穿透力,只有飽經磨礪、熟讀人世的人才能發出如此優雅而愴怏的心弦之音:“有吻足夠了,哪怕只有一次,步履輕盈的日子/早年的愛情已高懸在人生的墻壁……//為愛而歌,為夢而想/就怕一個人只有夢卻不敢去想/但你是一個比夢想走得更遠的女人/你讓我讀懂了少女的無字經書/又讓我對天空的滿月無計可施/你幾乎沒有遮攔的/用啟明的星辰照徹了一個人的世界和大地……”這真是一首挺不錯的好詩,讀后的印象不妨借用此詩的尾句來詮注:“而此時,你夢中的城堡早已洞開/我失火的城池在頃刻間,星光灑落一地”。
    其實,詩人所牽念所贊嘆那一個“比夢想走得更遠的女人”,宛如詩人自作的一幅“異曲同工”的詩路遠足的“自畫像”,那毅然決然追夢而去的婀娜多姿的只身孤影,不正酷似一類包括李自國在內的脫俗而去又終將脫穎而出的未名“詩神”?

    余音繞梁的詩苑妙音

    身為一個時代的行吟歌手,他的詩行,既不乏崇拜詩歌皇宮琉璃瓦頂閃爍的七彩陽光的至誠仰視,也不乏悲憫人間苦厄與辛勤汗滴的愴然垂淚,十年前,當一場大自然的超級浩劫——汶川大地震來臨時,李自國與妻子、女兒以家中的飯桌充當避難所,等到自身安然無恙并獲得官方發布的信息,他緩過氣來便迫不及待地撥出電話牽念災區的詩友的安危,《我的世界有過你》的專輯《大地的眼淚》收入了賑災主題詩十九首,他這“汶川十九首”至少比《古詩十九首》更具人性的溫馨和詩意的溫良吧?
    李自國的詩中,始終有人間煙火熏暖的心靈憧憬與情絲萬縷的牽連,這在《那幅畫》中折射成一組歲月浮雕:“昔時的胸懷大志還在路上/還在無以名狀的畫上/而遠方的你已從一句/除夕的家常話里出發/經歷多少方言的顛簸、語言的流浪/直到遠方脆弱的農事與村莊/就像被火車集裝箱分割出的/一片又一片流淚的莊稼……”詩人袒露一片赤子之心,把一段段詩行演繹為一個個生命的驛站,一程程路途的艱難、奔勞,以及一場場失敗與成功犬牙交錯的宿命,讀者已很難分清詩人筆端經營的是寫意詩境還是寫實場景,所留下的印象卻那么深刻而真切——那就是“我們的生活、生路和回盼與前瞻”。
    李自國是一個不甘割讓期冀、終止夢想的追求者,他不僅在詩行中再現了離鄉背井的出發與行囊沉甸的回歸,也在夢幻的遠方的處女地上撒播種子、澆灌心花、采擷甘果,《燈》即是一位酷似他亦非他專屬的詩壇耕耘的精描畫:“誰能告訴我,隱秘的燈/會被一個個夜晚帶往哪里/天堂與地獄只一步之遙呵/唯有那些亮在血泊里的/與愛情相依為命的燈火/才縮短了心與漫漫旅途的距離//深夜里  幻想那些先生們的身影/幻想信念被燈火種植/世界如此喧囂  鋪滿幻影的路上/多少人在風雪里揭示這光芒/多少人在燈火中找到歸鄉的路/卻走不出自己沉重而遠揚的步履”。這一首詩,象征著一個成熟而卓異的詩人的“光明行”,他讀過的書卷、走過的旅次、領教過的人面、感悟過的心地,均在在哲思飽和的詩行中得到亦真亦幻的優雅、真誠而又沉郁、痛切的淋漓抒發。
    歷經一輪甲子的生涯,李自國的詩如同他的容貌,早已不是舊模樣。他曾與多少出口不凡的“神”們和多少羞花閉月的“仙”們共舞啊,多少歲月風塵紛墜于他的稿箋上,他書寫過的年輪和見證過的才情,為他遠超預期的拓展出一片高踞于云朵之上的“詩領地”。在華語詩壇領域,李自國體驗著高端的前沿的風潮,亦爭先,亦尾隨,亦守望,亦漂泊,亦眺望,亦俯仰,這值得他引以為樂,引以為榮。是的,他在經營“自由詩”中,獲得了個人的“財富自由”。如今,他也有資格以“神”自居,在明麗光霞中唱出“晨曲”或“神曲”,它既是凡音,也是天籟,他作為一個“詩中之人”,享受著真正意義的“詩意生活”。

請登錄后評論:登錄 | 注冊
登錄帳號
點擊刷新!
沒有賬號?   立即注冊   找回密碼
文學新氣象
文化動態
自貢文學網恭候您的意見 -簡介 -聯系我們 -法律聲明 -投稿須知
聯系人:黃德涵聯系方式:13541698100地址:自貢市泰豐大廈18樓13號
Copyright©自貢文學網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蜀ICP備16021653號-1
谁知道菠菜网站排名 安陆市| 芒康县| 黑河市| 佳木斯市| 长顺县| 科技| 洛浦县| 逊克县| 综艺| 乳山市| 雷州市| 青岛市| 浮梁县| 江口县| 莫力| 钦州市| 综艺| 北安市| 兰州市| 游戏| 定结县| 丁青县| 永昌县| 个旧市| 连城县| 泗洪县| 安西县| 原平市| 平乐县| 彰化县| 孝感市| 东丽区| 凌海市| 桂林市| 万载县| 芦溪县| 宜昌市| 芦溪县| 江安县| 五莲县| 平昌县| 德江县| 得荣县| 迭部县| 纳雍县| 米林县| 沧州市| 淳化县| 建昌县| 德格县| 抚顺市| 百色市| 石台县| 仁怀市| 华容县| 安义县| 广西| 勃利县| 霍州市| 绥化市| 谢通门县| 延边| 富裕县| 共和县| 陵水| 鲁甸县| 清丰县| 武城县| 鹤庆县| 洛扎县| 绥棱县| 城固县| 久治县| 平远县| 龙胜| 富源县| 冕宁县| 汝南县| 莱阳市| 新竹市| 蒙山县| 平顺县| 民勤县| 肃北| 南溪县| 南投市| 寻甸| 科尔| 延川县| 阿拉善右旗| 大同县| 和顺县| 龙江县| 梓潼县| 武隆县| 乌拉特中旗| 饶河县| 佛教| 甘谷县| 景泰县| 长沙县| 广元市| 武山县| 苗栗市| 汨罗市| 开封市| 六盘水市| 炎陵县| 稻城县| 五台县| 金阳县| 丹东市| 湖南省| 台前县| 涿鹿县| 曲麻莱县| 大埔区| 禹城市| 泰来县| 原阳县| 西华县| 昌邑市| 湘西| 赤峰市| 贵德县| 青阳县| 德令哈市| 象州县| 孝昌县| 穆棱市| 汽车| 滨州市| 凤翔县| 正镶白旗| 正宁县| 老河口市| 泊头市|